栏目列表
教师培训
当时只道是寻常
发布时间:2015-06-18     点击数:     来源:

 

 当时只道是寻常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社戏》文本解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初中   夏海芹

在杨柳参差舞的初夏,迎来了先生的《社戏》。这样的经典文本,非细读不可。平桥村,就是一个绝版的世外桃源。正如百草园是鲁迅的乐园一样,平桥村是先生的乐土。乐土乐在哪里?

乐在乐事上。

钓虾放牛掘蚯蚓,件件都是快乐事!“迅哥儿”来自城镇,住在只看见高墙上的四角天空的院子里,须背“秩秩斯干幽幽南山”的诗句,终日闷闷不乐而无可奈何。来到平桥村,如“脱笼之鹄”,尽情的呼吸着清新自在的空气。当然,最盼望的乐事是看社戏。可好事多磨,戏前真是一波三折。在山穷水尽的时候,出现了柳暗花明的转机。苦苦求之不得竟突然得到了,那种喜悦带给人的震撼是异常鲜明的。文中写道,“我的很重的心忽而轻松了,心情也似乎舒展到说不出的大”!试想,怎样的兴奋喜悦让身为语言大师的鲁迅竟也“说不出”?!

    最快乐的事当属归航偷豆。三更时分,夜愈静,月愈明。看戏归来的小伙伴因饿生智,就地取材。机灵的桂生出主意,老练的双喜巧指挥,憨厚的阿发乐奉献。豆偷来了,小伙伴们该摇船的摇船,该生火的生火,该剥豆的剥豆,各司其职,和谐默契!这对于拘谨呆板的“迅哥儿”来说,可真是平生第一次呀!天作幕,地为席,少年为主角,该是怎样的乐事!平桥消夏,自由自在,岂会不乐?

乐在优美的景物上。

人与自然物我合一,在月夜行船这一段最为明显。愉悦的心情让所有的感官都苏醒过来,江南水乡的月景和喜上眉梢的孩子相看两不厌。“但我却还以为船慢”,客观船行的快与主观船行的慢形成矛盾,更凸显我看戏的急切心情。而“似乎听到歌吹了”,“料想便是戏台”,这两处,实则是错觉。两次错觉,又从侧面烘托我看社戏的急切心情。

急切的心当听到悠扬的笛声后,竟“沉静”下来,“自失”起来。因什么忘了自己?如幻的美景、宛转的笛声,让孩子们收起了言笑,甚至屏住了呼吸,生怕惊动了什么,错过了什么。看眼前景:豆麦的绿,连山的黑,渔火的红,航船的白,在朦胧的月色中,融为一体。听耳畔音:潺潺的水声,宛转的笛声,孩子的笑声在缓缓流淌的河流上空飘荡。嗅鼻中香:空气中弥漫的是豆麦和水草发散的清香。醉在江南月色中,醉在悠扬笛声里,醉在清香豆麦间!沉醉在山水美景中的孩子,岂会不乐?

再来看月下归航。还来说说船行的快与慢。归航船行时而迅疾,时而舒缓。船快时写道,“那航船,就像一条大白鱼背着一群孩子在浪花里窜”。乘着大白鱼似的航船,穿行于豆麦、连山、水气、月色之间,这一群孩子,宛如从童话中向我们走来。 “连夜渔的几个老渔父,也停了艇子看着喝采起来”,侧面写出少年们精湛的划船技艺。船慢时写道,“我们中间几个年长的仍然慢慢的摇着船”。这船,从流飘荡,任意东西。归航行船,快有快的精彩,慢有慢的乐趣。我们触摸到的是一个个轻松舒展、自由自在的灵魂,对于在城镇宅院中受束缚的“我”而言,徜徉在水乡美景中,心情自由舒展,岂会不乐?

乐在淳朴的民风上。
平桥景美,生活在景中的人更美。是怎样的热情好客,让小伙伴竟然能因我的到来得到减少工作的许可?是怎样的热情好客,让小伙伴在我看不成戏的时候,他们都发自内心的“叹息而且表同情”?是怎样的热情好客,让看戏时桂生殷勤地为我买豆浆舀水喝?是怎样的热情好客,让小伙伴在月下归航时,他们忙前忙后我却只负责剥豆?是怎样的热情好客,让六一公公在得知我们偷了他的豆后,还翘起大拇指夸我识货?

有了这样的情感铺垫,我们再来说说那夜的戏和那夜的豆。

那豆那戏之所以成为记忆中的“最好”,我想奥秘就在“乐土”二字上。那戏,是在乐土上看的;那豆,是在乐土上吃的。浸润了乐土的气息,无聊至极的戏和和索然无味的豆,也变得趣味盎然了。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,先生之意一定不在戏和豆,而在那一夜江南水乡特有的优美风光,在那一群平等善良无拘无束的少年玩伴,在那一方民风淳朴自由和谐的平桥乐土,在那一段失去了就无从寻觅的童年时光!

那豆,那戏,那快乐,那童年,当时不过是寻常,而今又到何处觅?那飘荡在清风明月中的阵阵欢笑,在辗转流徙,苦闷彷徨的彼时越发清晰诱人,蛊惑着鲁迅时时反顾,永生难忘!

昨天的寻常成了今天的难忘,今天的寻常也必将是明天的回味。

上一篇: 送培下乡感悟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©2010 www.bv1946.com 获嘉县中小学名师工作站